木之花家族期刊第101号 〜 所谓祭典

 

你跟上脚步了吗?

 

世界突进至大规模轨道修正

现在地球范围内发生的状况,让人类已经无法随心所欲。

随着新型病毒的扩散,全世界陷入混乱,却找不到行之有效之法,以前理所当然的事情已今非昔比。人们担心经济停滞,社会上蔓延着不安,今后如何生活呢?但是,不知如何生活才好,正因迷失了自己存在的本质啊!

文明发祥以来,人类发挥其高超能力,虽然在地球上只有很短的时间,却取得了长足进步。如果有什么不足,就不断产生超越之物;为了让世界更方便而不断地创新,其前进之迅猛令人咋舌,现在甚至还将开发用于击碎接近地球陨石的核导弹。但是,对于本要去否定人类的,来自宇宙的行为,越是用人工的力量来回避,人类就越过度自信,自认行为端正而傲慢起来。在这个傲慢、问题频出的当今社会,宇宙终于开始粉碎人类傲慢的行动了。因为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我们是根据创造者的意志而产生的创造物,创造物反映创造者的意旨,并实现它,才是宇宙中唯一生存之道。

很久以前,人类是在自然的框架中获得生命而生存的。在严酷的自然中,通过上天赐予的果实来维系生命,感谢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伟大意旨下得以生存,自然而然产生了对自然和宇宙的信仰。人们为了上天给人们带来恩惠,祈祷荒蛮的自然能够平息下来,开始举行仪式。向自然表示敬意,向神灵表达衷心的祈祷,与神灵对话,以上天意旨为根本,确认自己在地球上生存着。这便是祭典的伊始。

写作“政”,读作“祭事”。所谓政治,本来是指生活在地上的人类向上天请示,接受其意向,将上天的意旨表达到地上。然而现代,无论是掌管政治的人,还是评价政治的人,都站在各自立场,各有主张,互相否定,以无限膨胀的欲望为目的。在人们的意识中,没有天的存在。而且现在,即使世界已陷入如此严重事态,人们仍然为了自己方便而寻求解决之道,结果陷入了毫无对策的迷宫中。

于如此世间,富士山脚下开始了一项祭典。文明发祥以来,连绵不断的6500年,人类迎来了巨大的轨道修正时期——现在,根据时代意旨,这个向迷失方向的世界注入灵魂的祭典,名字叫做“富士浅间木之花祭典”。那么,让我们来看看这个祭典诞生其背后的时代洪流吧。

 

富士浅间木之花祭典,

在爱知县奥三河地区的山村里传承了700年,

国家重要非物质民俗文化遗产“花祭”,

正如秘密预言中显示,

在富士之地继承并发展起来的祭典。

 

 

从光明走向黑暗的时代

我们生活的太阳系中心的太阳,在银河中心的中央太阳的周围,一边画着螺旋一边持续旋转。画一个螺旋的循环是25800年。地球绕太阳一周的时间里迎来夏至和冬至,太阳系也在一个螺旋之间迎来夏至和冬至,光最强的光之顶峰被称为“银河夏至”,光减弱的暗之谷底被称为“银河冬至”。那道光是从中央太阳发出来的灵性之光。

作为太阳系中的生命,我们的肉体,是以从太阳发出的物理性的光为基础而形成的。宇宙万物都是由具有相反性质的东西相互构成,阴阳相对产生而存在的。如果将我们生命的物理性视为阳,与之相对的阴就是灵性。那是从肉眼不可见的中心太阳所发出的灵光。中央太阳是银河中年老的恒星们,也就是宇宙的睿智集合体,从那里发出的光是睿智之光。

12900年前,太阳系迎来了这道灵光的顶峰,随着迈向银河冬至,光渐渐消失,黑暗越来越深。所谓失去睿智之光,就是失去了感知宇宙本质的直觉,看不见事物。从光迈向黑暗谷底的中间点是大约6450年前开始,地球上现代文明的源头文明开始产生,比起遵从上天意志,人类变得以自己方便为准则,如此去改造世界,以人的智慧而非天智来统治大地。宇宙本质偏离的严重后果就是,在日本,从封建时代到战国时代的洪流之始的大约800年前,人们迷失了真相,生活在混乱中,“末法时代”开始了。

 

真正的男之性和女之性的封印

神是指显示此世界构造的物理性存在。太阳是天照大御神的显像。投射下来天理之柱,成为太阳系全部存在的基轴——太阳,显示着男之性的作用。与此相对发生的女之性的作用是天照大御神的妻神——濑织津姬命。水之女神濑织津姬命,以天照大御神所示的天理为柱,横向展开旋转,在世界上引起现象化(生命活动)。由于阴阳的相对产生,世界被创造出来。

然而,在时代从光明走向黑暗的过程中,不知从何时起,天照大御神就被供奉为女性神,天照大御神被封印了以天理统治大地的真正男之性,被力量支配的错误男之性横行于世。同时,妻神濑织津姬命也被封印了,真正的女之性也消失了,在颠倒的世界里错误成了正确的,扭曲之事蔓延开来。

 

守护国家的花之祭

大约700年前,时代终于接近了黑暗之谷底。在曲事蔓延、天理被遗忘的末法世界之始,为于混乱中守护地上世界的国家,熊野的修验道等人将熊野的艮(东北)方向的天龙水系作为鬼门,在那里的奥三河,开始了祭祀活动,以展示在地上生存的人们应有姿态。这就是花之祭典的伊始。这个世界上的灾祸是由于人类所犯下的罪和污秽所造成的,用歌唱和舞蹈来表现纠正自己并重获新生的重要性,这个祭典在一年中最黑暗最寒冷的时期举行。踏上大地起舞,唤醒沉睡在地下的生命力,神祗降临,净化污秽,成为清净之器的人们,与之共舞———在这深处,蕴含着深刻的讯息,促使那些满心自我、忘记自身本质的人们觉醒。

祭祀地球神——国之常立尊的熊野权现的奥之院:玉置神社、祭祀太阳神·天照大御神的伊势皇大神宫,还有祭祀面向太阳表示月亮的濑织津姫命的奥三河槻神社,从(西南)朝向(东北)漂亮地形成一条直线,其延长线上坐落着富士山。在世道向黑暗之谷底突进的过程中,它们和作为国之象征的伊势皇大神宫,在奥三河的山村里继承下来的这个祭祀,预言着总有一天富士之地会继承这种真之精神,使之开出绚烂的花朵。

 

 

榊鬼和老翁对答


花之祭典上有很多鬼登场。鬼是在地上显示天道的神祗化身。其中最重要的是榊鬼,在祭祀活动中,和作为人类代表的老翁进行对答。


老翁
喂!伊势天照皇大神、熊野权现、富士浅间。此地为氏大神(此地守护神)之地。在富士山主神木之花佐久夜姬以童稚之姿起舞之地,如此庄严装束(以非同寻常的姿态散发着巨大的存在感)出现的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榊鬼
所言可为吾之事?

老翁

正是汝之事。

榊鬼
吾名为榊(榊以汉字则为“神之木”。意即,神之化身)。于比睿山上之大天狗(修验道),亦有爱宕山上之小天狗,皆于雄伟自然中积累修行,并将其中天道显现于地上世界,乃吾等所为。

老翁
如此说来,敢问尔历几万岁?

榊鬼
吾已八万岁有余。如此说来,尔又持何等权威?

老翁
佛法讲述人类该行之路,经过从一到二、二到三之阶段,展示通向九之路,如此人类成长给此世界带来九善(高价值)。此之后,十善(统合)则与神合一,达彼境界之时,基于世间法,全部为善。(如此,人类从“ヒ(hi)フ(hu)ミ(mi)ヨ(yo)イ(i)ム(mu)ナ(na)ヤ(ya)コ(ko)ー”的“ヒ(hi)”走到“ト(to)”,成为“人(hito)”,最终与宇宙法则之神成为一体,吾最终悟道,今已十二万岁。)如尔果能以神位统治此世界,作为证明,神宿之树——榊(此世界运营之象征)就可带回。果非如此,则无法将榊带回。

榊鬼
此话当真?

老翁
当真。

〈榊鬼和翁相互牵拉榊枝。〉

榊鬼
山乃自然之象征,大自然深处存在许多源头之神被祭祀,由此世界乃成。其中,榊作为神灵栖息之树被珍视。此为治理此世界之证,拥有此世界之人本为掌管此世界秩序之人,将此世界谨慎掌管至今。此种精神,一件也好,即从身边小事起,到千件、万件,乃至森罗万象,都有贯穿一切之巨大力量。作为权威证明之榊,得谁人之允许握在手中呢(也就是说,获取谁人允许才拥有此等力量。)?

老翁
伊势天照皇大神、熊野权现、富士浅间。吾谨为此富士之地之神——年幼佐久夜姬,而掌管之。汝若有此力,能以神之地位统治此世界,可取此榊枝归。汝若有从此处夺走榊之力(权威、价值、资格),吾便承认富士之地为汝之居住场所。

榊鬼
此话当真?

老翁
当真。

〈二人一同牵拉树枝共同唱起歌〉

榊鬼 老翁
此榊之存在实令人感激,真乃神迹。曾无法拔出之榊(获得掌管这个世界的权限)却如此轻易入手,意即到达真正神之位、极优越之境。

〈互相争夺的榊木树枝,由老翁夺取,并扔进了祭祀场中央的大釜中。榊鬼放开榊木,并退向艮(方向)方位。〉

〈确认以上情况后,老翁将榊枝拿回。所谓老翁,就是从人到人的终极开悟。虽为人类代表,但并不理解人类其崇高。像释迦牟尼和修验的开山鼻祖那个小角色一样,是与众神对峙的存在,一般人无法理解。老翁对榊鬼说,只要把地上的支配权交给人类就可以了,接受了此意见的榊鬼来自于上天的派遣,把自己存在的象征——榊木托付与人类,并退到富士山。从此世界便为人类所统辖。〉


榊鬼和老翁对答

榊鬼将地上之政托付与人类

榊鬼是很久以前被封印的地球神——国之常立尊的化身。在地上竖立天道之柱,是不容许邪门歪道发生的非常严厉的神灵,被随心所欲的八百万神疏远,封印在远古的艮方位。彼时起,地上荒废起来。尽管如此,在一年一度最黑暗最严酷之时,地球神以鬼的姿态出现,向人们讲述了直面自己内心黑暗,走向光明的重要性。但是,人们回避直面自己内心的黑暗,认为鬼才是灾难之源,就把艮方位当做鬼门,深以为恐,撒豆并驱逐之(日本春分前一天为撒豆节,人们在家里一边撒黄豆,一边喊“鬼都出去”),黑白颠倒的世界便持续至今。

榊鬼在大地上催生丰富多彩的生命,通过降下天道,给地上带来秩序。秩序即和谐。榊鬼在地球上建立了多种多样生命和谐共处的、富于生命力的世界,在祭典中,榊鬼和手持榊枝的老翁对答。老翁对榊鬼说自己是多么优秀,“为了神行,把榊拿走吧!”,也就是说,如果真在行神之道,就试试把榊枝收回去。

写作“神之木”的榊木是地上支配权(政)的象征。老翁说,如果能拿走榊枝的话,就把艮方位上的富士山作为奖赏。争夺榊枝的结果却是,老翁夺取了榊木。也就是说,人类获得了地上支配权。

但是榊鬼并没有败北。人们忘记自己是天的创造物,无视宇宙法则,自诩为创世主,一边肆意改造世界,一边毫不悔改。榊鬼就把地上的政权托付给人类,心想,“那么试试看吧”。结果是邪门歪道四处蔓延,大地上滑向黑暗谷底,极其混乱。退到艮方位的榊鬼,其实一直守护着大地。

花之祭典的问答中反复出现“伊势天照皇大神、熊野权现、富士浅间”这样的语句。2012年12月21日,太阳系越过了银河冬至,从黑暗递增的时代转换为光明递增的时代。在中央圣殿的灵性光辉照耀下,解开封印的地球神表示“已然平安无事”,在问答中预言的:于富士浅间之地复活,宣告新时代的开始。

 


※奥三河在十个以上的地区都举行着各自独特的花之祭典,问答也因地区而异。上述是以奥三河的榊鬼和老翁的问答为基础的富士浅间木之花祭典独特的内容。


 

唤 醒 大 和 魂
真 正 的 世 界 绽 放  

从2013年(银河冬至已开)开始,继承了奥三河的花之祭典流程,在富士山脚下开始了“富士浅间木之花祭典”。

庆祝跨越黑暗谷底,光芒照耀的新时代拉开帷幕的这个祭典,通过“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hi,hu,mi,yo,i,mu,na,ya,ko,to)”的数理表现了以“一(hi)”开始,以“十(to)”统合的宇宙创始故事。

作为祭典场地的木之花家族“太阳公馆向日葵”,在坤(西南)方位有一座比较高的小山丘,在艮(东北)方位有松树。在继承祭典之后了然了一件事,那就是很偶然地发现,这是一个很适合祭典第一天的祭神仪式“高根祭”和“辻固”的场所。

 高根祭典 
在祭典场地坤方位的稍高处张开结界,防止从空中奔来的低级灵入侵的神事。富士浅间木之花祭典中,召唤将国之常立尊的妻神丰云野大神(坤的金神)。

辻固
原本在祭场的艮方位上设置结界的祭神,在富士浅间木的花祭上,在布下结界的同时,召唤国之常立尊(艮之金神)。在“木”上加个“公”字的松显示了为公之心(整体性),由于艮的金神复活而开花的弥勒之世,别名也被称为“松之世”。

 

  濑织津姬命的作用
在富士浅间木之花祭典中,将与祭典宗旨有所共鸣的日本全国以及从全世界各地汲取来的河川、瀑布、寺院、寺庙等地的清水注入被四根柱子包围的中央大釜中,融为一体。祭典中,被封印的水之女神——濑织津姫命复活。水经过太阳降下之火(天照大御神)来蒸腾并被制约,以火所带来的纵向灵性能源(阴)为柱子,引发横向旋转的现象化能源(阳)。

  天照大御神的作用
放入大釜的火,在祭祀第一天的开始,通过“采火式”,从太阳光被燃起–。太阳是天照大御神的灵性显现。随着被封印的妻神・濑织津姬命的复活,天照大御神也被解开封印,恢复了原来的男性神身份,阴阳正确地融合,真正的男性性和女性性在曾颠倒的世界复活。火在祭典期间不间断燃烧,在祭典上贯穿连结天地的固若金汤的灵之柱。

结合 则为
水会转印信息。世界上的水聚集一处,世界上的波动和污秽也会聚集一处。水是生命产生和存续不可或缺之物,也是净化生命的存在,但是现在水被人类污染得很厉害。
祭典中,携带各种各样讯息的世界之水融为一体,用天降之圣火焚烧。水这一现象、世界的象征(阳),通过天降之火不可撼动的灵性柱(阴),恢复其有序的作用,并被净化。表示着作为白天的太阳——天照大御神和代表夜晚的月亮——濑织津公主生命的合并,二神正确地相对,给地上带来丰饶。在神圣的火与水的周围,人们和众神附体的舞者一起不停舞蹈,柱子变得更加强壮有力,神人和合的喜悦以及和谐的信息被转印到水中。充满和谐之声的水,在祭典后的“送水”仪式上被送回河川,再次绕着地球循环不息。

 

祭典流程

祭典第一天的祭神仪式,会场被整顿好之后,第二天的祭礼上,各种各样的舞者和观众一起从早到晚跳舞。舞者是众神降临的依附之所。通过不停起舞,人们从自我中解放出来,达到无拘无束,与天地浑然一体的境界。

 

乐之舞(拨之舞)

祭典展示宇宙创始的故事(阳),与此相对,舞则是引起这种现象化的“思想”阶段(阴)的祭神仪式的压轴。指挥祭典的花太夫,手持祭典神柱的鼓槌跳舞,给鼓槌注入灵魂。


一切的初始,都有信息(语言)
位于神座中央的太鼓,是全部舞蹈进行的轴心,也是祭典中的重要之物。通过以神灵附身的鼓槌去击打太鼓,神魂也被注入其中,不断发出依次高亢的声响,以此宣告宇宙创生之初。根据此物理性,展示宇宙创始之意。


 

一之舞

相当于万物具象化之始的“ヒ(hi)”,一个人的舞蹈。“ヒ”是火,也是日。地球的创造是在大地诞生之前的火之海超原始地球的阶段,是从静到动,从无到有的出发点。

 

固护土地

从开始的“ヒ(hi)”分化为相反的两物。从海中升起土地,将其踩实、固定。男女舞者跳着“固护土地·扇”之舞,代表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通过相反的二者相互结合,相对发生,创造了地上世界。

 

山见鬼

在坚固平坦的大地上堆土成山,开地为谷,带来气候四时流转,产生自然动态变化,是强有力的能量象征。其化身被称为须佐之男命,在地上构筑生命诞生的温床。

 

花之舞

也被称为幼儿舞,是由年幼的孩子们表演的舞蹈。花是转世的新生命。幼儿是没有污秽的纯洁存在,为了不踩土而被大人抱着进入舞庭。

 

榊鬼

榊鬼是很久以前被封印的地球神・国之常立尊。唤醒大地上沉睡的生命力,让生命在大地上生根发芽,带来生命的多样性(地球生命生态系的源泉)。在足踏大地的动作中,描绘五芒星并在其中心注入灵魂,将天之大道降到地上,向展现多样性的生命世界注入灵魂。和人类代表——老翁进行问答的榊鬼,将地上的支配权(榊)交给人类,并向艮方位退出。从此人类支配的地上世界拉开了帷幕。

 

三之舞

这是少男少女三人的舞蹈,也被称为三神之舞。神幽显、天地人等构成事物的基本要素以三位一体来表示,“ヒ(hi)”——悄然萌动,“フ(hu)”——能量震颤,“ミ(mi)”——安定下来。虽然肉眼不可见,但是用心能感受到充满了精神能量(电、磁、力)的状态。

 

四之舞

比三之舞更熟练的舞者,四人起舞。能量满溢,横向扩散,出现四个方向,由于扩张和收缩的正反四相作用,地上显现出和谐的现象(地球生命生态系统的循环)。

 

岩石门开

手拿擂槌和饭勺的戴着丑男丑女面具之人,滑稽有趣地飞舞着,在观众的脸上涂上味增和大米。味噌和大米是生态系统循环带来的丰富恩惠的象征,蕴含着不让地面上的人们为难之意。这样地上就充满了阳光,形成了天之岩石门开。

 

天地之舞

岩石之门打开后,被封印的水之神·濑织津姬命现身其中,并将雨(天之水)洒落到地上。女神濑织津姬命的复活,也显示了同样被封印的天照大御神的男性性的复活,曾失去的真女性性和真正的男性性再次出现,迎来了新时代的开始。

 

金神之舞

将地上支配权交给人类之后,隐居山中守护着地上情况的地球神(榊鬼),为了宣告新时代的开幕,从鬼变为神,成为闪闪发光的艮之金神出现在地上。金神再次和老翁进行了问答,人类意识到在地上生存是与天共存的,将作为地上支配权象征的榊返还上天。凭借神人和合的精神,“弥勒之世”落地生根并开花结果。

 

木之花八重舞

穿着代表世界五色人种的五色外衣,男女八人翩翩起舞,表现出世界的和平与和谐。由于金神的复活而真正觉醒的人们,将生命的喜悦响彻八方宇宙,兴高采烈尽情舞蹈,每个人都绽放着“个体之花”,超越温饱和安定,生动地表现出弥勒之世(统合)的地上世界。

 

茂吉鬼

掌管破坏和丰收的大黑天之化身——茂吉鬼,将吊在天花板汤钟上的,装着“蜂巢”这个宝物的袋子掸落。蜂巢是莲花之花萼,意即天上世界,由于破坏了地上古老的构造,天赐被降到地上,开始了地上天堂的创造。人们将降临大地丰饶恩赐收集起来,和所有人一起分享。

 

播撒甘露

在天之构造显现的大地上,在圣火与世界清水相结合的大釜周围,四位年轻舞者与观众共同起舞。在大釜周围循环往复,人们的心也融为一体,水更加清澈,最后舞者优美地将水遍撒全场,洁净的信息传遍世界。人们也再次沐浴在清水中,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狮子舞

庆贺的狮子在洁净的场内缓慢前行,将场地和人们进行祓除净化,通过跳舞来结束祭典。从此以后,便成为复归神灵的祭典仪式。

 

 

艮之金神和老翁对答


岩石之门开启,濑织津姬命现身,与恢复了男性性的天照大御神完成了正确的阴阳合并后,显示了地面上本应有的男女姿态,带来了丰硕的果实。解开封印后从鬼变为神的地球神——国之常立尊,闪耀着光辉,成为艮之金神而出现,再次和人类代表——老翁进行问答。


老翁
伊势天照皇大神、熊野权现、富士浅间。汝今所在之地,乃是此处氏神之地。此地乃木花佐久夜姬之庭院,在如此尊贵之地,汝金色盛装出现,为何方神圣?(金神之姿端庄威严,老翁的态度比以前尊敬了许多。)

金神
吾乃艮之金神。终于来到此时(2012年12月21日,银河冬至之日)。此次,将行使最终转换——将地球上人类生活方式,由人类之意旨转向天之意旨。将“神幽显(肉眼可见的世界为“显”;不可见的世界为“幽”;在其深处,一切的源泉世界为“神”。或者,也可理解为过去、现在和将来)”,此世界之全部,进行净化。尔等人类如今以低层次认知所见世界非常之狭隘。上天将地上政权托付于人类,但人类却以狭隘世界观去操控世间万物,以至地球上哀鸿遍野,满目疮痍。故,要将人类意识提升至灵性高度。
尔等之宇宙,即当下世界,乃是只要自己好就好之“我好”,有力量之人将强迫他人之扭曲视为“强大”,乃弱肉强食野兽般世界。此乃无支柱,行动邪恶之毒蛇一般。失掉天之大道,人们只图自己方便,以人之错误认知来统治世界,污秽逆行(钓上来的不是天之道,而是恶魔)之世界。

老翁
艮之金神是何方神圣?

金神
吾乃宇宙根本之神,此世界之支柱。此次迎来时代转换之巨大转折点,在此世界混沌初开之时就已决定。吾隐身期间,人类只图自我之便,邪恶错误认知逆行而上,造成不堪局面,漏洞百出。世界污秽不堪,神也无法呼吸。此世界,即刻将进行最后大结局。
吾再次出现于此。此次绝不允许光中混入污秽,不允许敷衍塞责。迄今为止支配地上之陈旧结构已分崩离析,新结构幡然起始。与此伟大重建有缘之灵魂(人类),将被赋予涤荡污垢之重大使命。故而,请遵从天意,铁血丹心磨练意志,使自己成为神可调遣之人物。

老翁
汝曾一度隐去身形,如今又再次出现?

金神
正是。当今世界,误即是正,正反为误,黑白颠倒。人类行为全部逆反于天道。为使穷途末路之现代人悔过自新,即刻起世界将颠倒乾坤,使天理为正道。如此一来,从今往后,神与人,天与地融为一体——“弥勒之世”即将开端。
正因如此,尔等需磨练自身。如若不然,将无法胜任神之委派。神祈愿众多人民灵魂觉醒。尔等皆为日月阴阳交会所生于地球,乃尊贵重要之存在。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唤醒大和之魂,将“真”,即天之睿智蕴藏于胸。
此心自天教山直教披靡日之本所有角落。尔等敬请听受命!

老翁
遵命。我等自今起,将迈步创造“弥勒之世”。

金神
曾交予汝之榊木,请归还上天。

〈老翁将榊的树枝放于金神腰间,盘根错节的榊树交给了金神。金神踩踏大地,进行净化。〉

金神
各位各位,万众企盼的金神终于开始行动。如此一来,世界将喜悦殊胜,真之世界将绽放美丽花朵。各位都开怀大笑,互相拥抱,热烈爱恋吧,率真将逐一展现。
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富士将风和日丽,日本将山明水秀。

〈金神一边奏响Katakamuna第五、第六首,一边起舞。〉

ヒフミヨイ マワリテメクル ムナヤコト
hi hu mi yo i ma wa li te me ku lu mu na ya ko to
アウノスヘシレ カタチサキ
a u no su he shi le ka ta chi sa ki
ソラニモロケセ ユヱヌオヲ
so la ni mo lo ke se yu ye nu o wo
ハエツヰネホン カタカムナ
ha e tsu yi ne ho n ka ta ka mu na

金神
真正的神即将显现。神人共现。弥勒之世拉开帷幕。
驶向新时代。庆祝盛世,雀跃起舞吧。


※Katakamuna是光之巅峰时代约13000年前东亚繁荣时期的文明,当时的人们凭直觉感受到宇宙是由声音构成的,将其发音以当时人们可以发出的声音一起分为48个音节。Katakamuna第5首和第6首是通过这个48个声音来表现宇宙创造的过程。另外,艮之金神将其奏响,寓意人类将从现代扭曲的语言,回到宇宙原本的美妙之声。第5首中,金神合起扇子起舞,寓意宇宙由“无”中创造出来,在第6首中,创造出有形世界,上天之心行遍宇宙每个角落,每一个细胞绽放花朵。金色的扇子打开,向全世界洒满光明,并照耀每一个角落。


 

严寒最凛冽之时

所有生物都与大地同在。春季生命萌发,夏季藩秀,金秋华实,严冬闭藏,静谧地准备下个循环。太阳和月亮,还有星星的对话在大地镌刻着生命轮回,我们人类和其他一切生命,都在此庞大循环中生存。我们是由大地孕育的,是地球(国之常立尊)的化身。

现代人类每天的意识都脱离了土地。生活在虚妄的金钱游戏和技术中,按照自己的想法支配大地的结果,现在人类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支配着。在此种情况下,在富士山脚下耕地,沿着星宿编织的循环,珍惜与大地共生的人们的身边,这个节日被继承了下来。祭典在一年中最冷的、生命力衰退的时候举行。人们怀着对生命感激之情,与大自然构成的背后存在的神灵们产生共鸣,大家一起唱歌跳舞,拔除自己的污秽,让灵魂再生,迎接新生命周期的开始——立春。

 

此刻终到来

2012年12月21日,太阳系迎来了银河的冬至,从至今为止走向黑暗的循环转向了光的循环。在走向黑暗的时代,人们看不到什么是真相,认为正确而去做的事情产生了错误,地球上积累了很多矛盾。但是,跨过黑暗之谷,现在,微弱的光芒开始闪耀,迄今我们所作所为的实际状态渐渐明朗,各种现象开始显露出来。在这个巨大的时代转换之时,被封印的地球神作为艮之金神再次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艮之金神宣告“地球最后的天意转换”开始。文明发祥至今已超过6000年,人类为创造更丰饶的国家而竭尽全力,结果就是,只要自己好就行了的“我好”,有力量就是降伏所有其他人和物,倒行逆施之“强有力”,还有自以为是的“错误认知”支配着大地。金神宣告,将人类这种状态转换为天的意志,开始了六千岁(6000年)的重建。

“本次宇宙天意转换,是从开始之时就已确定之事”,就是从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这一切。榊鬼曾经把地上政权托付与人类,然后向艮的方向退去。那是因为,人过于相信自己的力量而陶醉其中,不明真相,所以有必要亲身体验一下这样下去的话会如何,从而才能理解。结果,大地上问题蜂起,人们撒着豆子,说,“鬼出去,福进来”,把促使人们探寻问题的根本原因——自己内心阴暗之鬼作为坏人赶走,只带来了方便的福。引进来这样的福,结果如何?人类给世界带来了什么呢?当下这个这一切都与天意相反的世界,金神告诉那些身为问题源头却拒不悔改的人们:“为让穷途末路之人即刻痛改前非,此世界将调转乾坤。”

 

成为能供神差遣之器

“祭典”这个词用Katakamuna(※)解字的话,可以解读为:球中(ma)会发生高阶限定空间的集合(tsu),那就是分离(ri)。也就是说,被自我囚禁的人,从自我中分离出来,容器变成了空的,在高阶空间里,成为接收天之意旨的器皿的状态。当心中充满自我的时候,是没有天进入的余地的,但是当成为空的器皿之时,天就会把灵魂放入其中心。灵魂进入是指自己心中立着天理之柱,也就是以宇宙之法(神之心)为柱,在地上生存。

“汝等皆为重要之地球日月神啊”,日是火,即男性性,月是水,即女性性,显示在此正确的阴阳融合之后的生命(神现象化之姿)诞生。我们依据此神圣的宇宙构造,在没有污秽的状态下被给予肉体这个空之器,在那里宇宙之法的支柱降临并生存下去,这才是本来的样貌。如同宇宙中无数繁星连结着世界一样,我们的身体通过各种各样的机能集成,生存着一样,宇宙通过连结而成立,其最根本之处为善意和爱,还有和谐。当我们人类以宇宙之法为支柱在地上生存之时,天之构造就会降临到地上,实现地上天堂。本来,人类并不是呈现出扭曲的自我,满足自己的私欲,而是作为无垢之器——人类,以天的构造在地上生存的。

 

从魔到真

当今世界,已然忘记天的存在,满心自我的人们钓上恶魔的“魔”之世道。在富士浅间木之花祭典上,人们将全世界的水收集起来进行净化,将清澈的水再返还地球。要举行如此仪式,以美丽纯洁的心去对待无比重要,举办祭典的人需要平时就精进修行。

金神奏响了Katakamuna歌谣(用48音来表现宇宙从创世到消失的故事),并翩翩起舞。歌谣中包含着宇宙最原本的信息。正如“初始有言(信息)”所示,这个世界是从源头根本的语言(思念)中产生的。以这根本语言为基础广泛传播的现代语言,现在非常肮脏。语言之所以被污染,是因为发出此声音的人的心被污染了。被自我的想法和谎言污染了的语言创造了世界,这个被污染的世界又污染了生命之源的水,污染了生命。发出脏乱的语言,就是向宇宙发出脏乱的声音,累积起来就成为当今社会矛盾的源泉。

金神奏响宇宙根本的48音的灵性之声,净化现代肮脏的语言。那就是,以灵性来制御过度的物理性,寻求物理性和灵性相融合的和谐时代。那根本之心是“光中混入了污秽,形成了不适宜之世”。当人类意识到这个世界诞生的真正目的,并去除自我产生的污秽,拥有与天共同创造世界的意志时,将恶魔取而代之,进入“真”的世界就启动了。那就是,人类在地上真实地活着,让地球复归于宇宙所寻求的真实姿态。

 

来自天教山 弥勒之世绽放花朵

宣布了新时代到来的金神这样告诉人类代表的老翁。“此心,将从天教山,拓展至日之本每一角落”。天教山是指天旨降落之山——富士山。日之本是指阳光照射之地,即整个地球。从天降临至富士山的旨意潜于地下,通过岩浆承载着地球之魂的意向,从地教山(展示地球上生命应有姿态之山)喜马拉雅向地面喷洒。此旨意成为生命之水的信息,穿过恒河,流向全世界。在末法之世开始于奥三河山中的这个祭典中,预言:有一天,会将祭典精神继承到富士之地,此旨意将向世界绽放。

接受了金神心意的老翁,和以前从榊鬼那里夺来的榊枝一起,把盘根错节的榊还给了金神。那是表示从心底将地上的支配权返还于上天。而且,这也是誓与天共存于地上的意志不会动摇的证据。“真之神出现”是指宇宙创造的根本原理在人类的行为中显现出来。所谓“人神共同出现”,是指怀有真心之人作为神之显而生存于地上,这才是拥有天地一体精神的,人们的姿态,是真正意义上的转世。花之祭典是灵魂再生的祭典,所谓“花”,展示的是新生的纯净美丽生命即将绽放。

如果人类真的绽放花朵,不仅仅是人类,动物、植物、微生物、水、土、空气、风、太阳和宇宙的星星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会开心、喜悦、愉快地起舞吧。复活了的地球神——艮的金神告诉我们,像这样大家一起喜悦、欢笑、相爱的时代到来了。

 

 

 

充满生命的奇迹之星 —— 地球之上

可以说这是地球史上最精彩的故事。

现代,据说是地球诞生46亿年,生命诞生后约38亿年。在此期间,地球上发生了几次因环境大变化导致的生命大量灭绝,每次都诞生出适应下一个环境的新生命。在不断破坏和再生的过程中,不断进化的生命,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变成了猴子。

“神”这个字,在旧字体中写作“神”,即“显示在申(猴)”。当生命进化成猴子之时,神把它作为容器,放入自己的灵魂,作为上天的启示。这就是人类的开始。经过了无边无际生命进化的故事,神把作为自己的代理在地上生存的角色托付与人类。在这之前,各种各样的生命在各自适合的位置发挥作用,在自然结构下循环着的生命世界里,降临了这样一个存在(人类):理解此结构背后之意,将与此意旨共同创造世界的可能性隐匿起来。至此,世界这个容器,就被注入了灵魂。

 

降临到大地的神之魂 ──── 人类

人类被赋予了罕见的可能性,不断创造出了自然界中不存在的东西。它不知停留,现在已经超越人类的判断力不断进化的AI和动摇生命根基的基因组编辑,隐藏着破坏世界威力的核技术等,一旦弄错了方向,就有可能自我毁灭。我们人类已经走到如此地步。那么,人工世界的急速发展,是否只靠人类的力量呢?在其背后,总是存在着天的意旨。

到如今人类的活动使地球环境恶化,不仅对人类,也对其他生命造成了危害,世界面临严峻现实。那么,应该否定造成这种危害的人类的高能力吗?并非如此。因为上天把可能性托付给了人类。作为神的代理降临到地上的人,工巧匠心,为了让人类表现出仅靠自然之力而难为之事,上天给予了所有的材料。然而,人类却将天的存在抛诸脑后,以为靠一己之力无所不能,开始为所欲为。禁锢于自我中的人们在钓上魔鬼的世界里,无论多优秀的能力,最终都会对世界造成危害。这种行为的人内在的精神性会变为现象的性质而显现出来。

在富士浅间木之花祭典中,为了重振走投无路的世界,艮之金神出现了,“此世界将调转乾坤”。那就是,从根本上改变上天赐予人类之物的使用方法。所谓改变使用方法,就是改变作为其根源的人类之心。

 

所谓“祭典”,乃是生存本身

我们是地球生命。作为地球生命的我们的肉体,以从太阳传来的物理性的光为基础,使生命得以存续。也就是说,我们是太阳系生命。而与物理生命相对的我们的灵魂生命,则是由从银河中心的中央太阳传来的、肉眼看不见的灵光构成的。也就是说我们是地球生命,是太阳系生命,是银河生命,应该有作为宇宙存在的宇宙人的认识。

在一个身体里,意思的传达会在瞬间发生。从太阳系到中央太阳的距离是2万6100光年,也就是说光速需要2万6100年,其中群星瞬间共享着自己肉体——银河旨意。意即,我们已在远超物理性的精神共时性中生存着。在这巨大的万物共通中,如果产生一颗单方面优先自己的心灵,在那里就会发生分裂,意识不会被共有,作为伟大之物的意识就会消失了吧。但是,一旦意识到这一庞大根本之存在,与宇宙根源的回响产生共鸣的时候,我们就会意识到作为生命降临到奇迹之星——地球上的意义,从而成为存在于此的众多生命的代表,发挥人类真正的作用。

当达到如此意识水平时,从我们内部发出的宇宙根源的信息会瞬间在世界上传播,地面上显现出的现象也会发生变化吧。被赋予了其他生命所没有的高能力的人,隐藏着创造更丰饶世界的可能性,而此可能性仅靠大自然难以完成。当人类意识到自己真正的角色,“真”就进入世界这个容器中,“真”之世拉开帷幕。

正如冬至之后最寒冷的时期造访一般,在宇宙中跨越了银河冬至的今天,迄今为止积累的错误结果终于变成了现象,严峻时代开始了。在这之中,要清除自己堆积起来的污秽,唤醒沉睡在其中的真正生命力,让这个世界巨大的意旨与自己相呼应,共同创造新世界。然后以重生的新灵魂,在严寒前方迎来春天。作为雏形,富士浅间木之花祭每年在立春前的严寒时节,作为迎接新世界开始而举行祭典。人类作为地球上生存的所有生命的代表,被赋予了通过祭典向上天奉上赐予生命的感谢的任务。

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们,会变成自己人生态度的雏形,去过好每一天。日积月累成了一年,年年的积累成为一生,作为人生价值积累起来的结果,构筑美好世界。通过人生找到真正的价值,人的生活让世界变得更加丰饶——那伟大的生命的运作就是祭典,那就是生存本身。

 

当你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

你们会再次和我相遇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